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徐以升的博客

 
 
 

日志

 
 
关于我

文字工作者。现任职《第一财经日报》评论部。 Email:xuys2006@163.com

文章分类
网易考拉推荐

产融大结合还要不要“红线”?  

2009-11-08 10:42:22|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文章来源:第一财经日报 日期:2009年11月05日

 

2005年敲定的“主辅分离”思路已经被抛弃,央企进入了新一轮凶猛的无边界扩张阶段。除了引人注目的房地产业,金融业成为传统产业央企大肆进入的又一个领域。

德隆案之后深度冻结的产融结合,这几年一直在默默探索,而当下由大型产业集团主导的产融大结合,是否和央企的无边界扩张一样,需要“红线”的约束?

 

产融大结合

 

可以以中石油为例,在“昆仑”牌润滑油之外,中石油正在打造一个客观的金融“昆仑系”。

今年4月,中石油收购了克拉玛依商业银行,并将其更名为昆仑银行,而且实际运营总部设在北京,并将首先在中石油资金最为集中的北京、大庆和长庆油田等三地设分行。昆仑银行下一步将在全国布局,并打算在苏丹、哈萨克斯坦等跨国分行,打造国际化的商业银行。7月,中石油收购宁波金港信托,并更名为昆仑信托,注册资本达30亿,资本金位列全国信托业榜眼,中石油持有82.18%的股权。

2007年是中石油决定打造金融板块方向的一年。这一年,中石油与忠利保险成立中意财产保险公司。当年11月,还试图收购控股珠海市商业银行,但最终未能成行。

不仅中石油,像中石化、中海油,以及国家电网、五矿集团、中电投、长江电力、中航工业集团等公司,都在金融领域大肆扩张。

比如国家电网。在银行业领域,目前国家电网已经是广发行的第一大股东,华夏银行的第二大股东,并大幅参股郑州市商业银行、武汉市商业银行,同时持有建行、交行、招行、光大等银行的股权。在非银行业,国家电网已经控股有英大证券、英大信托、英大人寿、中国电财、长安保险经纪及金穗期货六家。累计涉及的金融机构达到36家。

不仅是央企。金融业自2003年年的风风火火,也惹红了民营企业的眼睛。

刘永好和他的新希望被认为是产融结合探进的代表,人们甚至用从“专业户”变身“资本家”来形容这种改变,民生银行、民生保险、金鹰基金、东方基金等。

而且,更多的民营企业,不仅想能够像雅戈尔一样参股金融企业,而是以控股的身份进入。今年7月,宏达集团即通过整合控股四川信托,并剑指四川信托控股的和兴证券。

 

谁在鼓励?

 

中国民营资本一直试图进入以银行业为主的金融业,但囿于监管规制,一直未能深入。

但2008年4月,中国银监会发布了《银行控股股东监管办法(征求意见稿)》,在该文件中,银监会明确了境内企业法人取得银行控制权需要符合的一系列条件。该文件清晰地界定了对企业成为银行控股股东的要求和条件,为企业产业资本进入银行业,并成为控股股东提供了一条“法理通道”。

不过,由于该征求意见稿还规定了“境外金融机构取得境内中资银行的控制权,应当符合以下条件……”、“境外金融机构取得境内中资银行控制权的,由银监会受理、审查并决定”等争议性内容,受到业界的强烈质疑。在征求意见之后,该文件后来不了了之,被束之高阁。

但这客观反映出,中国金融业的监管部门,对于产融结合已经不再是排斥态度,并试图通过部门法规进行规范。

一方热,另一方也不冷。

国资委对产融结合的根本性态度变化所起的作用更大。实际上,在2005年国资委对央企改革的核心指导思路是“主辅分离”,即便在2006年7月国资委主导出台的《中央企业投资监督管理办法》中,还对央企重组划定了三条红线——不符合主业投资方向的坚决不准搞,超出自身投资能力的坚决不许搞,投资回报率太低的坚决不准搞,并严禁企业违规使用银行信贷资产投资金融、证券、房地产和保险等项目。

但尤其是2009年以来,国资委的态度发生了根本变化。今年4月,国资委副主任李伟指出,必须充分认识产融结合的重要性和必要性。5月,李伟在中石油调研期间进一步指出,产融结合是央企培育国际竞争力、实行可持续发展的重要途径。

可以说,金融业对产业资本的松动,国资委对产融结合的松动,是直接推动这一轮产融大结合的背后因素。但大结合是否会带来大风险?

 

产融结合新风险

 

很多企业,包括央企在成立财务公司之时都指出,涉足金融业是为了弥补公司产业发展的需求,也有企业提到,并不是想通过产融结合来赚钱。那么衡量产融结合的重要标准,就是产业和金融能够互补,实现产融的良性结合,而不是将大量资本从产业转投向金融市场,尤其是虚拟市场。

在过去,人们对产融结合最大的担忧,在于产业资本掏空金融资本。这表现为关联交易,金融企业为产业公司的扩张融资,德隆案即是最深刻的教训。即便在当下,大银行里的民生银行,小银行里的葫芦岛市商业银行,也依然为这类关联交易所困扰。

如果说这两家银行还都不是产业资本控股银行的真正的产融结合,那么台湾地区2007年爆发的力霸集团掏空中华商业银行(Chinese Bank)弊案,则是大中华地区最值得吸取的教训了。

产业资本掏空金融公司,这个方向的风险依然值得警示。但在当下金融业虚拟化程度愈发严重的背景下,反方向的金融风险拖垮产业公司的风险越发严重。

其一,金融风险巨大以至于不能承受。这远有中航油陈久霖案的金融大赌局,近有中信泰富公司的金融市场巨亏。尤其是期货、外汇、信托等领域,比普通商业银行业务风险更不可控。而即便是银行业,对不良资产的担忧也无法释怀。

其二,是整个集团公司过分金融虚拟化风险。这远有2001年的美国安然事件,安然公司由小到大,从能源到金融,再由大到倒闭的历程,清晰的描绘了一幅产业公司虚拟化,并最终沉沦的经典道路。

近则有2008年危机冲击下的通用破产案。通用破产的原因除了制造业竞争力减弱以外,过度金融化也是核心根源。通用大量发行企业债务,但用来给旗下的汽车金融公司放贷,信贷紧缩和违约率上升最终打垮了这家产业公司之名、金融公司之实的过度金融化的公司。

对于中国如此新一轮产融大结合来说,充分把握风险,明示“红线”将至关重要。

(作者为本报评论部主任)

 

  评论这张
 
阅读(23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