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徐以升的博客

 
 
 

日志

 
 
关于我

文字工作者。现任职《第一财经日报》评论部。 Email:xuys2006@163.com

文章分类
网易考拉推荐

书评:王志浩新书《大国经济之路》  

2010-01-25 15:56:12|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书评】王志浩新书《大国经济之路》

徐以升

我想渣打银行中国区首席经济学家王志浩先生这本书的大部分读者,都将是“身在此山中”的中国人,而这里的很多人,似乎都厌烦中国经济学家们的说教了。在过去的30中,经济学家在各类“家”们之中最抢手,但也正是这种话语权的垄断,读者们有些审美疲劳了。这个时候有一些老外来调和一下,应该挺好。

老外对中国经济的关注,概括起来一般就俩问题,一个是中国经济增长的根源,一个是中国经济未来的问题。对于过去,他们往往用“奇迹”或是“谜团”来形容,表达一种惊讶或是疑惑;对于未来,则往往要么用“新霸主”要么用“崩溃”之类的词语来预期,表达一种超乐观或是超悲观。好在这两个问题也是中国读者要探寻的,老外倒是可以中西医结合的来看。

这两年笔者读过好几本老外写中国经济的书,每每都有很深刻的收获。

瑞银前任亚太区首席经济学家安德森(Jonathan Anderson)写过两本,一个是2003年和高盛胡祖六合著的《关于中国与世界的五大神话》,后是2006年又出版的《走出神话:中国不会改变世界的七个理由》。他表达了同样的意思,中国经济的增长在持续,但为什么这样增长,则不是一个新故事,是市场的力量,中国既不会重新改写世界经济增长史,也不会破坏“华盛顿共识”。

还有两本是美国麻省理工学院黄亚生教授所著,2002年的《改革时期的外国直接投资》和2008年的《有中国特色的资本主义》。无论是对微观FDI的观察,还是对宏观层面八九十年代增长机理的观察,作者都得出一个结论,“民进”则生机勃勃,“国进”则活力衰退,并得出“改革”对中国经济未来重大意义的结论。

这几本书之上,我想说的是,王志浩先生这本书显然可以说是踩在了“巨人巨著”们的肩上。在书里,你会发现作者寻求了很多对中国经济的不同理解,并以自己的观察来进行评判。对两个问题的回答,他显得更系统和鲜活。

对于增长的根源,王志浩认为,第一是平衡政府与市场的关系,政府变小,市场做大,这是王志浩详述了中国自秦朝以来的经济史之后得出的结论。和改革开放这30年一样,他认为中国在宋朝时期取得这么大的经济成就,也正是这个道理。第二,是政府伸出看得见的手来帮助企业,创造出一种政府官员“嵌入”私人部门的特殊关系,对内创造税收、补贴、土地等宽松的政策环境,对外创造出口、汇率等有利的政策环境。

对于中国经济的潜在问题,王志浩则敏锐的发现并论述了收入差距、中国乡村、储蓄过剩、潜在财政赤字这几个顽疾。他还提及,中国一些理想,比如人民币的国际化之类的,在未来的几年将只是“几小步”的量变,而实现不了国际储备货币移位的“质变”。这是一些深刻的结论。

比如简单说书中的一个结论,中国的债务规模有多大?中国的官方政府债务总额很低,截至2008年底约只占GDP的18%,除去特别国债的话只有14%,处于极低的水平。但王志浩以逻辑和数据的严谨尝试求得真解,他详细补充了政策性银行债务、地方政府债务、银行不良资产、资产管理公司债务、养老金缺口等等,估算的债务规模达到了GDP的70%。

和王志浩先生相识该有4年了,我很为老外的治学勤奋和严谨而打动,他还带来了一个很好的习惯,采访和交流放在早餐时间似乎比较好,这一点和国内采访对象一般比较难。作为一名记者,我深切的知道,观察中国经济不能只看国家统计局的数据,也不能只呆在办公室里,而王志浩恰恰把中国从东走到了西,从南走到了北,从大城市走到了小乡村,从大企业走到了小企业。“万”通常表达一种极限,如果说不上“万”的话,那么老外王志浩这本书至少也是“读千卷书,走千里路”了。

我相信读者会对王志浩书中这样一段话有所同感。——未来10年中国版新政能否实现,在很大程度上将取决于政府能否制订出具体详尽、深思熟虑的计划,以及能否穿越特殊利益集团布下的重重迷雾。只有那样,中国的收入不平等问题才能得以解决。这是真正了不起的成就。

最后我想表达的是,目前大家对观察中国经济乃至世界经济的框架正在调整。过去,资本在这个框架中占的位置太重要了,以至于能源资源和人口人力因素居于了次要地位。但随着能源资源不可再生的有限性问题更加凸显,随着人口总量萎缩和人口结构老龄化的问题更加凸显,观察经济的框架正从传统的侠义经济学范畴,放大到综合石油、矿产、水、人口、土地等更丰富的框架。

而危机正在给我们带来改变。法国总体萨科奇近日就建议,改革GDP,大家推行一种衡量经济产出的新标准,美国诺贝尔奖得主斯蒂格利茨教授牵头的一个国际经济学家小组做的这种标准,认为应该计入人民的幸福程度,以及一国经济及自然资源的可持续性。

我们期待王志浩能够在经济的其他要素领域有更多的观察思考,不过好在他是一个擅长此道的人。非常清晰的记得在2007年11月,《经济观察报》在头版头条发过一篇新闻,说“王志浩开始研究财政政策了”,对他从研究中国货币政策转向财政政策表达关注。这是深刻的,比如我们再来看看王志浩当时的转向和判断——“这个英国人认为,也许从2008年下半年起,中国经济增速将从峰值开始回落。面对放缓的经济,财政政策会更为重要。”

现在看看,这个判断的准确性真让人惊讶。

(注:此文写于2009年9月15日)

  评论这张
 
阅读(85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